通过民警收集的证据来看,张某递交的材料十分粗糙,“比如肿物切术费用应为452元/例,在这份假发票中,前面就被加了个‘5’,改成了5452元/例。”朝阳分局环食药旅大队民警荆大鹏告诉北青报记者,张某通过修改部分明细的金额,使最终的报销金额比实际金额高出了9万余元。

经民警初步调查,轻生男子今年30岁,重庆人,一直在合肥打工。年前,男子与女友发生了感情纠纷,后者不愿意同他回到重庆老家过年。遭拒后,该男子春节期间也没回老家,一人留在了合肥。感情受挫后一时想不开试图轻生。